重生都市仙尊

“秦錚!你想要對我做什么?快從我身上滾下去!”

身下,一道滿是惶恐憤怒的女子清麗聲音將秦錚驚醒。

睜開雙眼,秦錚卻是沒看身下女子一眼,而是打量著眼前的世界,滿眼的震驚之色。

“這是地球秦家?我這是重生了?”

他本是萬古宇宙中的最強仙尊,一手九轉混元功,出神入化,令無數強者聞風喪膽!

盛名之下,無數人慕名而來,有人想要拜在秦錚門下,也有人提議想要秦錚一統萬古宇宙,成就不朽霸業!

秦錚卻是毫不猶豫拒絕。

他瀟灑慣了,天上地下,唯我獨尊!天上地下,唯我一人逍遙自在!

可他沒有想到,自己的逍遙,不問世事,竟是埋下了禍根!

其余三大仙尊,聯合無數宗門強者,于苦海設伏,誘他前來,三大仙尊悍然出手偷襲!

整個萬古宇宙所有強者修士,幾乎傾巢而出!無數宗門修士強者,紛紛出手!他們已是被三大仙尊招攬到各自麾下。

秦錚重傷,盛怒!

匹夫一怒,血濺三尺!

秦錚一怒,天崩地裂!

三大仙尊,被他打得仙軀崩裂,口中吐血,連連敗退!

宗門強者,修士仙人,被他屠戮無數!

整個苦海,都是被鮮血染紅,更是被他打得崩裂倒流!

可仙尊,也有力盡之時,秦錚以無敵之勢,千招將三大仙尊中的青云仙尊轟殺后,仙體終于崩潰,自行兵解。

一代仙尊,就此隕落。

可秦錚沒有想到,自己再次睜開雙眼,竟是重生地球,回到少年時代!

秦錚緊緊握拳,心中卻是一片平靜。

青云仙尊已是隕落,剩下的兩位北玄仙尊,紫耀仙尊,他會一一上門,前去討要一個公道!

何為公道?

我欺你,可!

你欺我,死!

這,便是秦錚的公道!

“秦錚!快從我身上滾下去!你要真敢那樣對我……黎老不會放過你的!我爺爺更不會放過你!”

身下女子絕美的臉頰通紅,劇烈的喘.息著,緊緊咬著牙關,一雙美目怒視著秦錚,滿是厭惡之色!

秦錚被打斷,望著身下女子,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盡管已是相隔多年,可眼前身下這個清麗絕美的女子,他卻是始終沒有忘記。

夏青青,他的未婚妻,江城的四大美女之一!

同時,也是前世害得他落魄潦倒,凄慘無比的罪魁禍首之一!

前世,他被人陷害,與同樣被下了藥的夏青青發生了關系,夏青青明明知道不是他下的藥,卻是派人生生打斷他的雙腿!徹徹底底的成為了廢物!

這還沒完,在他殘廢之后,夏青青更是變本加厲,屢屢對他進行羞辱!

如果不是機緣巧合,在即將投河自盡的時候,被一名散修看中帶離地球,他的一生幾乎要毀在夏青青的手里!

如今,重回少年,他自然不會讓這一幕發生。

“秦錚!我求求你了!不要碰我!否則我就死在你面前!”

夏青青眼神逐漸迷離,死死的咬著鮮紅的嘴唇,滿臉的厭惡抗拒。

“死在我面前?”

秦錚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下一刻,毫不猶豫一耳光甩在了夏青青絕美的臉上。

啪!

聲音清脆。

夏青青瞪大了雙眼,絕美的臉上滿是難以置信!

這個廢物,他竟敢打自己?

“秦錚,你這個混蛋……”

啪!

沒等她說完,秦錚又是一耳光甩在了夏青青的臉上。

“你不是寧愿去死,也不愿被我碰到嗎?現在怎么不去死?”

秦錚臉上掛著不屑的冷笑。

夏青青臉上青紅交加,竟是說不出一句話來。

她乃是天之驕女,真正的公主,當然不舍得輕易去死。

“既然當了婊子,就別他嗎的立牌坊!賤人!”

秦錚冷笑著,猛然壓在夏青青身上,朝著夏青青吻去。

他要將前世這女人施加給他的羞辱,百倍奉還!

一滴眼淚,從夏青青絕美的臉頰上滑落。

她接受不了自己的身體被秦錚觸碰,她更接受不了秦錚這樣的羞辱!

羞憤之下,她再也堅持不住,竟是昏迷了過去。

秦錚卻是起身,沒有再碰夏青青分毫。

他堂堂仙尊的身份,多少仙子魔女對他癡情幾許?區區一個夏青青,即便送到面前,他也看不上眼!

就在此時,門外突然傳來一道慌張的女子聲音。

“少爺!不好了!有人來了!”

聽到這道聲音,秦錚竟是突然激動了起來。

這道聲音是……芊芊?

江城秦家,秦錚父母離世,唯一留下的,便只有身邊的這個侍女芊芊了。

前世,他對芊芊很是不好,尤其是在被廢了雙腿之后,他更是無比頹廢,將怨氣發泄在了芊芊的身上。

可芊芊,卻是始終對他不離不棄。

前世,他最后悔的,便是沒有對芊芊好一點。

在他成就仙尊之后,曾多次回到地球想要尋找芊芊,可卻是得知,當年芊芊發現他前往江邊,不見蹤影后,竟是默默投身江水之中。

哪怕是死,也要不離不棄!

他傷心欲絕之下,從此性情大變,愈發霸道無情,三大仙尊,無數宗門強者聯手圍攻,與之也有著極大的關系。

而這一世,雖然他一身滔天仙力全失,卻是有了彌補一切的機會。

秦錚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笑意。

這一世,他絕不會辜負芊芊分毫!

“家主,少爺他不在……”

“滾開!”

伴隨著一聲威嚴的厲喝,一道道匆匆腳步聲響起,直奔房間而來。

砰!

房門被一腳踹開,一群人匆匆闖入,望著床上昏迷不醒,臉上有著清晰巴掌印的夏青青,一群人都是呆了一下。

下一刻,所有人皆是滿臉怒容!

尤其是站在中間的一位老者,更是氣得渾身顫抖!

“畜生!畜生不如!”

老者拐杖重重的砸在地面上,滿臉憤怒的朝著秦錚呵斥道,“還不給我跪下!”

老者正是秦家的家主,秦長洲!

唯有一個衣著樸素的清秀年輕女子,低著頭站在門口,仿佛在為沒能完成自家少爺的命令而感到難過。

山东时时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