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車看夕陽

御景市,華景酒店。

“到了嗎?我等你很久了。”電話里傳來的是一個男人低沉溫柔的催促聲音,接到電話的唐喬晚已經到酒店外了。

“馬上到。”說完這話,她就推門進入了酒店大堂。

給她打電話的是她的未婚夫陸彥玨(jue)。

今天是他們的訂婚周年紀念日,他約她今天務必到帝豪酒店,說有驚喜給她看。

她的未婚夫陸彥玨雖然是御景市四大家族之一的唯一繼承人,但他為人低調,零緋聞,很尊重她。

他們從相識到訂婚,最親密的動作就只是挽胳膊而已。

酒店很大,第一次來這么大酒店的唐喬晚都有些暈頭轉向了。

她問了兩個人,才乘坐電梯到富麗堂皇的頂層。

她身材高挑纖細,上身是一件小圓領的白色t恤,下身一條淺色的貼身鉛筆褲修飾著她纖長的細腿,巴掌大的臉蛋白皙秀美,一雙清澈的杏眸帶著一絲嫵媚,靈動迷人。

因為未婚夫陸彥玨催幾遍了,所以她有些著急。

因為走的急,她的呼吸有些急促,走到一扇門前,她順了順氣,抬頭看了眼門牌號,準備敲門時,才發現門是虛掩著的。

“彥玨……”她下意識的就將門推了開。

進去之后,她就愣住了。

一個下身只圍了一條浴巾的男人正好將身下的浴巾扯下來。

“啊……”見狀,唐喬晚下意識的尖叫一聲,便閉上了雙眼,“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男人是剛洗完澡從浴室里出來,正準備穿衣服。

聽到女人的尖叫聲,他目光一寒,幽冷犀利的視線掃向了門口,并且動作迅速的重新裹好了浴巾。

他足以凍死人的凜冽目光落在唐喬晚那張嬌俏動人的小臉上后,微微怔了下,眸底掠過一道驚詫。

但只是片刻,他的眸光又變得諱莫如深,深邃的令人捉摸不透。

“原來是你。”男人的聲音沉魅動聽,醇厚性感,聽不出喜怒。

聽到這四個字,唐喬晚眉眼微動,下意識的就睜開了雙眸。

一張俊美絕倫的臉闖進了她的瞳孔里。

男人正站在她的跟前,身姿狂野偉岸,五官似刀斧雕刻,俊美絕倫的如完美的藝術品,鼻梁俊挺,張揚著高貴,一雙深邃的黑眸狹長迷人,卻深若寒潭,帶著生人勿進的冰冷與疏離。

他下身圍著浴巾,上身赤|裸著,性感健碩的胸膛肌膚白皙,隱隱泛著魅惑的色彩,每一寸肌理都緊實誘人,精瘦的腰上沒有一絲多余的贅肉,幾滴未干的水珠兒正順著他完美的人魚線滑落。

唐喬晚看著不知何時站到她跟前的男人,她被驚了下,雙眸撐大了幾分。

男人給她的第一感覺是好冷,看他一眼,就像是置身在了冰窖一般。

第二感覺是男人好帥,帥的無法無天。

第三感覺是他有些眼熟,但又想不起來在哪里見過他。

隨即她抬眸看向男人,滿臉尷尬的再次道歉,“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闖進來的,打擾到你了,我馬上離開。”

話落,她正要轉身,便被一只修長結實的手臂拉進了房里,抵到了門旁的墻上去。

唐喬晚神色一驚,有些驚慌的看向男人,“你干嘛?”

男人狹長的魅眸鎖住她眼底的驚慌,沉魅磁性的聲音聽不出喜怒,“你看到了不該看到的,就想這樣走了?”

唐喬晚對上龍御琛深若幽潭的目光,語帶不解,“不該看到的,你說哪?”

龍御琛斂起眸,聲音沉啞低魅的問:“你說呢?你覺得男人那里是可以隨便讓人看的嗎?”

男人那里……

唐喬晚正想著男人那里是哪里時,一道清冽好聞的男性氣息向她襲來,俯身靠近她的男人低沉性感的聲音傳進她耳里,“如果你那里被陌生男人看到了,你是什么感受?你心里會不會有十萬頭草泥馬奔騰而過?”

像他這種從不讓其他女人近身的禁欲系男人,特別在乎這事。

聽到龍御琛這話,唐喬晚張了張嘴,滿臉驚訝,這個男人也太風趣了吧?

不過他說話的時候,表情又很深邃沉冷,好像很認真的樣子。

結合他說的話,她后知后覺反應過來后,小臉紅了個透,立即澄清道:“你誤會了,我什么都沒看到。”

“你這樣說是還想再看一次。”

山东时时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