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品強豪

明杭市。

明杭第一人民醫院,現代化的醫院大門前,站著一個眉目清秀、身量挺拔的年輕人。

仔細看上去杜晨長得倒是不錯,只是一身打扮太過老土,背著一個五塊錢那種紅藍條紋相間的蛇皮袋,手里還緊緊攥著一個最老款諾基亞黑白機。將人對他的印象一下子拉到了最低點。

杜晨明亮的眼睛盯著手機短信上的地址,又看看眼前這明亮高大的醫院大樓,還一邊自言自語道:“明杭大道十八號,明杭第一人民醫院,就是這里了。老頭子總算做了一件良心事,給我安排個這么好的醫院上班。”

噗通一聲,將蛇皮袋丟在地上,杜晨徑直往醫院大門的保安室走去。露出一口大白牙,笑著對里面的保安說道:“你好,我找年保春。”

“找誰?”

保安仰起頭,幾乎從鼻孔里哼出了兩個字。

“我找年保春前輩,就是你們醫院的院長。”杜晨的聲音不由的高了一些。

“年保春?我們院長?”

保安呵呵一笑,從上到下瞅了杜晨一眼,冷聲道:“我們醫院院長叫柯友倫,根本沒有年保春這個人,你快離開這里。”他是打心眼里看不起杜晨,一副鄉巴佬進城的樣子,連院長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還想找院長呢?

“居然沒有年保春這個人?”

杜晨驚愕的說道,就知道老頭子不安好心,把自己從山上趕下來,讓自己來這里找院長安排工作,結果人家醫院卻根本沒這個人。

滴滴!

就在此時,一陣急促的喇叭聲傳來。只見大門口停著一輛時尚跑車,車上一男一女兩個打扮時尚,長相不俗的兩個年輕人,與杜晨的老土打扮形成鮮明的對比。

李藏德滿臉桀驁不馴,用不屑的聲音對杜晨說道:“鄉巴佬,快把你的垃圾袋拿開,擋住老子的路了。”

“鄉巴佬,垃圾袋?你是在跟我說話嗎?”杜晨笑著指著自己問道。如果這人知道自己的蛇皮袋里,大部分都是從山上挖的野生藥材,其中不乏百年野山參之類的無價之寶。一顆野山參足夠買下十輛他身下的跑車,不知道這桀驁不馴的年輕人是什么表情。

杜晨一副老頭子的語氣,笑道:“年輕人,遇到什么事心態都要放平和一點,不要急吼吼的。心火旺盛,小心會腎虧!”

“媽的,鄉巴佬你想死啊!”

李藏德大叫一聲,從跑車上跳了下來,指著杜晨的鼻子罵道:“信不信老子開車賺死你也就是陪個幾十萬的事,你也沒命去花這個錢。”

“唉!”

杜晨無奈的嘆了口氣,瞟了一眼李藏德,似乎有那么一種后生不可教的感覺。覺得沒必要跟這年輕人爭執,便往自己的蛇皮袋走去,打算把蛇皮袋拿開,給李藏德讓路。

“小子,你什么意思?”

也就是這個輕蔑的眼神徹底激怒了李藏德,只見他暴怒的往杜晨走去,大有暴揍杜晨一頓的架勢。

保安室里的保安立刻關上了門,假裝沒有看見醫院大門口發生的事情。李藏德這種人一看就是有錢公子哥,保安可不想憑白招惹麻煩。

“老公,算了,你干嘛跟這種不懂事的鄉巴佬計較?”就在此時,跑車上的美女也跳了下來,拉著李藏德的手,用豐碩的胸脯蹭著他的背部笑著說道。

隨即她又十分傲慢的瞥了一眼杜晨,馬上又把眼神轉了回來,似乎覺得只是看一看杜晨心里都覺得掉價似的,又對李藏德說道:“老公,你讓他給你道個歉也就算了,老公你這么強,一出手就會把他打殘的,那樣多不好。”

“呵呵,麗麗,還是你心地善良。”

李藏德聞言大笑,被一個美麗的女人夸自己‘強’,任何男人都會開心的。

“唉。”

杜晨又無言的嘆了口氣,老頭子果然沒有說錯,山下的人都喜歡裝逼,尤其是一個男人在美麗的女人面前更會裝逼,這李藏德無疑就是裝逼的模范了。

背起蛇皮袋,杜晨正打算離開,如今找不到年保春,他就無法進入這醫院工作。在這種繁華都市畢竟不是山里,隨便摘點野果就能填飽肚子,現在他首先要做的事情還是找份工作,而不是跟李藏德這個公子哥在這里閑扯淡。

“慢著,鄉巴佬!”

杜晨不愿意跟他計較,但李藏德可不依,他大聲吼道:“沒聽到麗麗說什么嗎?快給我道歉,否則我打殘你!最多陪你幾十萬醫藥費而已,你的痛就白受了!”

“打殘我?就你這個腎虧男?我讓你一根手指頭信不信?”杜晨瞇起眼睛,微笑道。這李藏德一而再的挑釁,他是真的有些怒了。

“哈哈,老公他要讓你一根手指頭呢!”一旁的女人大笑道,仿佛這是她今年聽過的最好笑的笑話,一根手指頭也叫讓么?

“你找死,別怪我!”

李藏德大吼一聲,忽然沖了過去,凌空躍起,一個鞕腿就朝杜晨的頭上抽去。

鞕腿是跆拳道里的招式,李藏德還算有兩把刷子,這一腿強勁有力,如果自己真的只是普通人的話,被李藏德這一腿抽中了腦袋,恐怕不死也的變成植物人。

這李藏德未免也太狠辣了!

杜晨的眼中射出一道冷光,是該給他點教訓了。

只見杜晨驀地伸出一根手指,用極快的速度點在了李藏德的小腿肚的穴位上。

啊!

李藏德人在半空就掉了下來,他只感覺就像是被子彈擊中了一樣,整條腿都劇痛難當,連爬都爬不起來了。這個時候,李藏德才知道,杜晨所謂的讓他一根手指頭,真正的意思是,只用一根手指頭能把他打趴下。

李藏德心中只感覺到一股憋屈,大聲吼道:“小子,你要不殺了我,否則別讓我在明杭再見到你,你活不了!”

“呵!”

杜晨不屑的輕哼一聲,要自己活不了?華夏高人是很多,能殺自己的有一大把,但這種高人絕不是李藏德這種紈绔公子哥能請得動的。

“剛才是你挑撥的吧?”

杜晨沒有再理會李藏德,而是轉過頭冷冷的看著李藏德的女人。

“老公,救,快救我……”

女人嚇得花容失色,可此時李藏德爬都爬不起了,不可能來救她了。

看著一步步走進的杜晨,這女人被嚇得面色蒼白,用手護住豐碩的胸脯,大聲叫道。生怕杜晨對她做出不軌之事似的。

“呸!”

杜晨厭惡的看了這女人一眼,不屑的說道:“就你,撇開雙腿,我都不上!”

說完,杜晨提起地上的蛇皮袋轉身就走。

山东时时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