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馭天下

迷迷糊糊,虛空不斷墜落,耳邊狂風呼嘯,刮得臉頰一陣生疼,如刀割肉。

“完了!”

望著漸漸消失云霧中的山峰峭壁,耳邊隊友的驚呼聲音已然不在,凌昊天心中只有無窮的絕望。

這回真的死定了。

“呱呱……”

一陣尖銳刺耳,但是卻如同蛙鳴般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瞬間將他驚醒,凌昊天努力扭頭望去,頓時嚇得魂飛魄散。

只見一群獸身鳥翅,喙似鱷魚嘴,獠牙猙獰,利爪鋒銳的大鳥振動著巨大的肉翅,兇殘地朝他撲閃了過來。

“摔死就摔死,怎么連這種恐怖的鳥也來吃我,完蛋了,難道要尸骨無存,救命啊……”

驚恐聲剛出口又戛然而止,凌昊天渾身一顫,雙眼驀然圓睜,驚醒了過來。

渾身早已是冷汗淋漓。

“這是哪里?我之前不是墜崖了,然后被惡鳥抓住了么?嘶,哎喲……”

眼前是一個陌生而又至極的地方,而自己則是躺在一張床上,凌昊天環顧四周自問著,忽然渾身一陣陣的痛苦傳了過來,讓他忍不住齜著牙,倒吸一口涼氣。

凌昊天本來是一名地質勘探人員,與幾名同事在淮南山區勘探之時不慎墜落山崖,卻并沒有立刻死亡,反而在墜落山崖的過程中被一群惡鳥纏住,差點被爭奪分食。

本來以為必死無疑,哪知醒來后卻是這樣一副場景,實在是讓他既痛苦又疑惑,這個陌生的地方是哪里?

自己又是被誰所救呢?

房間的中央,一尊石鼎青煙繚繞,四周的陳列極為簡陋,桌椅都是由一些石頭打磨而成的,墻壁上懸掛著長弓箭壺。

“這絕對不是現代的社會!”他心中不由的升起這個念頭。

在現在社會里,有槍有炮,怎么也輪不到弓箭出場啊,除非是博物館。而且之前襲擊自己的那么一群惡鳥從來沒見過,肯定不是這個社會的產物,哪怕是遠古滅絕了的也從來沒聽說過。

不過一想到那群惡鳥,凌昊天忍不住朝自己無比疼痛的身體看了過去。

傷口部分沒有自己預料中的血肉模糊,此時身體好像被清理過一樣,居然涂滿了一種不知名的紫色汁液,疼痛過后還傳來一陣陣的清涼感覺。

凌昊天微微一動,清涼的感覺立刻被蓋了過去,疼痛深入骨髓。

“哎喲,真他媽疼……”

忍不住抱怨了一句,他頓時不敢再動了,老老實實地躺在床上。

“不知道爺爺知道我掉下山崖會不會出事?”躺在床上,回想起自己唯一的親人,也就是自己的爺爺,凌昊天有一種想哭的沖動。

爺爺年紀大了,只有自己一個孫子,中年喪子,老年失孫,這種打擊不知道他那逐漸不在硬朗的身子能不能承受的住?

常年勘探在外,從未盡過做孫子的義務,此刻想來,凌昊天心中滿是愧疚。

“不行,我要趕快好起來,我要回去照顧爺爺。”豁然他目光漸漸凝聚,心中念頭強烈,要趕快回去。

“咦,你居然醒了,感覺怎么樣?你被惡鷲抓傷了,最好不要亂動,否則五臟破損,骨頭再次折斷,那可就真的不好醫治了!”

就在凌昊天心中迫不及待要坐起來下床的時候,一陣甜美悅耳的聲音從門口傳來,其中還透著一絲焦急。

終于有人來了,凌昊天心中不由得一喜,急忙轉頭看了過去,這一看不要緊,他整個人都怔住了。

門口走過來的是一名絕美的少女,一綹美麗的黑發飄然如瀑布般垂落,柳眉柔和,一雙眼睛明亮如黑珍珠,挺秀的瓊鼻,絳色朱唇,俏臉嬌靨,紅暈片片,嫩滑的雪肌如酥似雪,身形輕盈,溫柔綽約。

少女手中捧著瓦罐,輕輕走來,仿佛夢幻中的仙子,一身粗布衣裳絲毫不能遮掩她的美麗,反而襯托著她,滴落凡塵,清新自然。

如此漂亮的女子走到面前,饒是凌昊天見慣了美女明星,也不由得心中一陣激蕩,渾身發熱,口干舌燥,說不出話來。

“你感覺怎么樣?”少女放下瓦罐,輕聲問著,一股幽香傳進了凌昊天鼻中,讓他不由得陶醉。

“咳咳……”不過他也并非傳說中的豬哥,定力還是有的,急忙咳嗽了幾下,掩飾自己的窘境,并且迅速答道:“我,我現在還好吧,額,是你救了我么?”

“是我和哥哥救了你。”少女笑著答了一句,隨即又補充道:“你當時被惡鷲撕咬,幾乎快要死了,若不是我和哥哥及時趕到,后果真是不堪設想。你坐起來一下,我看看你的傷勢如何了?”

少女說著,先是檢查了一遍凌昊天身上的傷勢,隨即又將瓦罐取在了手上,纖纖玉手從其中取出稠密如膠的綠色液體,在他渾身傷口處涂抹著。

見少女熟悉異常的動作,凌昊天心中雖然有百般問號,但是卻都未說出口,生怕破壞了少女那份恬靜的樣子。

終于,等到少女放下瓦罐,他才開口道:“謝謝你們救了我,我叫凌昊天,你能告訴我這里是哪里么?我怎么才能回去?”

“凌昊天,嗯,我叫清雨萌,你可以叫我雨萌,這里是神州大陸的祥云部落呀!你要回哪里去?”雨萌疑惑的看了凌昊天一眼,問道。

“神州大陸?“聞言一怔,凌昊天霎時間就懵了,地球上有這么一個大陸么?自己怎么從來么聽說過?

這時,雨萌身上穿的衣服終于引起了凌昊天的注意。并不是上衣褲子之類的現代裝束,反而古風十足,有點類似于仕女裝。

“莫非我穿越了?”不由得,心中立刻浮現這個念頭,他恍然大驚,急忙朝雨萌問道:“現在是什么朝代?”

“啊?”雨萌臉上露出茫然色,搖了搖頭:“什么朝代?我不知道啊,沒有朝代呀,這里是神州最強大的十二部落之一的祥云部落。”

聞言,凌昊天臉上浮現苦笑,他可以確定一點,自己是穿越到了一個陌生的世界了。

這個世界與地球古代類似,但是卻不是封建時期,倒是有點像遠古時期,居然是以部落為單位。

最強大的十二部落?莫不是真到了遠古時期吧,那我豈不是要茹毛飲血?而且,該怎么樣才能回到地球呢?

這一下,凌昊天心中一片亂麻,都點不知所措了,雖然聽說過穿越,但是絕想不到自己也有這天。

凌昊天有些迷茫,難以恢復到冷靜的狀態。

他做不到小說中描寫的那樣,初來乍到,立刻就能接受穿越的現實。

見凌昊天一臉的茫然失措,好像遇到了什么難題一樣,雨萌心中十分疑惑,但她也頗為懂事,知道凌昊天肯定是有什么秘密,所以并未直接問,反而起身離開,說道:“你現在重傷,還是好好養傷要緊,其他的就不要瞎想了,我先走了啊!”

“嗯,謝謝!”下意識的回答,等到凌昊天再次回過神來之時,雨夢已經離開了房間,只有縷縷幽香未散。

“我該怎么辦呀?”

苦惱的閉上眼睛,他心中一片糾結,現在這種狀態是他從未想到過的,莫非就真的只能這樣?

凌昊天的苦惱除了雨萌無人察覺得到,隨后雨萌又來看望了他幾次,隨手都帶了一些藥膏和吃食喂他,照顧的頗為細心。

漸漸地,凌昊天也從最初的迷茫中走了出來,開始用一個現代人的眼睛打量,并且接受這個世界。

一連數天,他身上的皮肉傷恢復得很快,骨骼斷裂處也接續上了,雖然還不能下床,但是卻能在床上做出一些簡單的動作,不需要雨萌時刻照顧。

在這期間,雨萌的大哥,也就是凌昊天的另外一個救命恩人清雨興也常來看望他。

魁梧的身軀,爽朗的笑聲,以及關懷的語氣,都讓凌昊天十分感動。

就這樣,在清雨興的幫助下,取樹干制作了兩根拐杖,凌昊天終于可以下床走動了,四腳著地,倒也十分穩健。

這一日,天剛蒙蒙亮,凌昊天還未起床,忽然一陣強烈的打斗聲傳進了他的耳中,頓時讓他一驚,坐了起來。

霍霍霍……

一陣陣的拳擊空氣,密集的激蕩聲不斷傳來,引起了他的驚異,起身拄著拐杖走出了房間。

凌昊天跟隨自己的爺爺練過武,知道一些基本的武術知識,一般人拳擊空氣,動作迅猛雖然也能激蕩起空氣聲音,但是如此猛烈如同狂風倒是第一次聽到,到底是誰呢?

院子里,此起彼伏的激蕩聲不絕入耳,空氣就好像鼓脹的氣袋,不斷地掀起爆裂氣息,四下逸散了開去,給人一種狂風襲面的感覺。

入眼的是兩個身影,高大與纖小兩個人,強烈的視覺對比,但是都爆發著猛烈的力量。

身形如電,騰轉挪移讓人眼花繚亂,凌昊天努力睜大眼睛才看清楚這居然是清雨興與清雨萌兩兄妹在爭斗。

此時的兄妹兩個都是一身彪悍的氣息,舉手投足,空氣發出嗡鳴聲,好似被打爆了一般,漸漸的居然震耳欲聾。

砰!

最后一擊,雨興的拳,雨萌的掌撞在了一起,發出沉悶的聲音,二人發絲飛揚,隨后各自散開,罷手收功。

“哈哈,妹妹,哥哥我進步快不快?”雨興收手,渾身剛猛的氣息一斂,哈哈大笑著問道,十分爽朗。

白了他一眼,雨萌撇了撇嘴,嗔道:“跟我動手還使全力,你好意思?”

說罷,也不顧清雨興一臉的郁悶,走到了明顯被震撼到了的凌昊天面前,笑道:“怎么傻了?是不是也想學?”

“想學。”毫不猶豫,凌昊天直接點頭道。

擁有強大的力量是每個男人的夢想,而對于像凌昊天這種從小看武俠仙俠小說的人來說,簡直就是致命的誘惑。

剛才的一幕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雖然自己也懂些武術,但要跟雨萌兄妹二人比,那簡直就不是一個檔次。

根本用不上一招,凌昊天就能想到自己的下場。

現在既然暫時回不了地球,那就要在這個世界活得滋潤,慢慢想辦法才行。

他想的也很清楚,這個社會十分原始,部落之間的征戰幾乎是常年不斷,要想活得好,就必須擁有強大的力量。

若是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有讓力量強大的方法的話,他還可以考慮用一些現代的知識武裝強大自己。但是現在,還是力量最實際。

在強大的力量面前,什么陰謀詭計,知識文化都沒有用。

僅僅只是雨萌詢問的一剎那,他就想清楚了自己在這個世界要走的第一步,那就是要擁有強大的力量。

山东时时彩网